澳门赌场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秘闻 > 鲁隐公:大棒加胡萝卜, 挖敌人的墙角

鲁隐公:大棒加胡萝卜, 挖敌人的墙角

发布时间:2018-03-29 00:24:41 来源:亮剑军事网 作者:亮剑 阅读量:

  予无乐乎为君, 唯其言而莫予违也。
这是《论语》 里的一句话, 意思是, 当国君是多么无趣的一件事啊, 主要起因是说了话没有人敢违抗。
现代人也许听不懂: 语言没人敢违抗难道不是一件乐事?
孔夫子对此的表明是, 正是因为没人敢违抗, 国君无论说什么话, 做什么事, 都得负责任, 不小心说错一个字或者做错一件事, 就有可能亡国。 你想想, 一个人长期生活在这种重压之下, 还有什么乐趣可言?
公元前718年, 已经是鲁隐公在位的第五个年头了。 这一年的春天, 他想去棠地考察捕作业。
国君要与群众打成一片, 视察渔业生产, 对☂鼓舞人民斗志, 发展经济原来是件坏事, 没想到引来了朝中一片反对之声。 有位叫作臧僖伯的大夫劝阻说: “凡是物品与军国大事无关, 它的材料不能用于制作礼器与武器, 国君就不该该对其有所动作。 ”
所谓军国大事, 就是礼乐征伐。 按照臧僖伯的说法, 国君做任何事情, 都必须与礼乐征伐沾上点干系才行。 比如说打猎, 如果猎物的身体或器官既不能用来祭祀祖先, 又不能用来制造礼器或武器, 则国君不能射, 射了就是“非礼” , 是“乱政” , 必将导致国家败亡。 而打鱼这种活动, 与礼乐征伐没有任何牵连, 是小官小吏管的事情, 国君就更不该该参加了。
鲁隐公脾气好, 也不跟他争执, 找了个借口说, 我是去巡视领地, 就是顺便看看打鱼, 照样带着朝臣去了。 臧僖伯很生气, 装病没有跟着去, 第二年竟郁郁而终。
这件小事充分说明, 在春秋时期, 当一国之君确实不是一件好玩的差事。 他们的生命就是政治生命, 出世就是为了礼乐征伐, 其它事情一概不能干。 偶尔有点个人嗜好, 在朝臣们看来, 不是乱政, 就是骄奢淫逸, 帽子大得吓人。 大夫们的嘴也毒, 上了年岁的大夫嘴更毒, 倚老卖老, 拿着君主的一点小事做文章, 长篇大论, 比唐僧还啰唆。 更要命的是史官, 史官倒是文风简洁, 然而字字暗含杀机, 毁人于无形。 《春秋》 这么记载这件事:
“公矢鱼于棠。 ”
矢就是陈设, 说鲁隐公在棠大肆陈设鱼具观看(好可怜的娱乐) 。 《左传》 还落井下石地批判说, 这种行为不合礼法, 而且跑到棠去看鱼, 也未免跑得太远啦。
公元前718年四月, 寤生为了报去年东门被围之仇, 亲率大军入侵卫国。 郑军打到卫国的首都朝歌的郊外。 卫国一方面抵挡, 一方面请南燕国出兵, 从侧面进攻郑国, 以减缓压力。 寤生派祭仲、 原繁、 泄驾率领郑国的主力部队正面迎击燕军, 又派自己的两个儿子——世子忽和令郎突率领机动部队绕到燕军背后实施战术包抄。 燕军的细致力完全被郑军的主力所吸引, 没有防备郑国的机动部队, 效果在虎牢被郑军打得大败而归。
对此, 《左传》 轻描淡写地评论道: “没有充分的防备, 弗成以带兵接触。 ”
这是在评述南燕军将领防备不周, 不是领兵之才。 然而, 寤生熟知用兵之道, 从容稳重, 郑国军中人才济济, 他的两个儿子更是首屈一指的将才, 善于出奇制胜——恐怕这才是燕军吃败仗的最主要起因。
责罚了卫国之后, 郑庄公又将矛头指向了宋国。 正好, 这一年秋天, 宋殇公以大欺小, 派兵夺取了邻居邾国的土地。 邾国派遣使者返回新郑, 请郑庄公出面主持公道: “请君侯派兵打击宋国, 以泄心头之恨, 敝国愿为前驱! ” 郑庄公怅然应允, 以周王卿士的身份, 打着王室旗号, 会同邾国一起讨伐宋国。 郑、 邾联军势如破竹, 很快打到宋国京城商丘的外城。
宋国派使者向鲁国求助。 鲁隐公其实一直关注这场战争, 早就知道战局的发展, 但他有心问了使者一句话: “郑国人打到哪里了? ”
使者答复说: “还没打到外城。 ”
这一问一答成为了历史上的公案: 首先是鲁隐公为什么要明知故问, 其次是使者为什么不据实答复。
对☂后一个题目, 有人分析说, 那是因为使者恨其明知故问, 所以说了一句气话; 也有人认为, 让敌人长驱直入打到首都的外城, 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, 因而使者有心隐瞒了战况。 不论出于什么起因, 使者这个答复让鲁隐公很生气, 他感觉宋国人不够诚意, 一方面想人家派兵增援, 一方面还在打埋伏, 不肯说假话。 于是, 鲁隐公背着手, 对使者说: “宋公命寡人同赴社稷之难, 说明战事已经十分危急。 而今问您战况, 您却说‘还没打到外城’ , 既然如许, 咱们也就不必派兵救援贵国了。 您请回吧! ”
那么, 鲁隐公又为什么明知故问呢? 有人认为这只是一句很随便的问话, 有如“你吃了吗” 那么随便, 并没有什么深意, 可是使者反应过激, 以至于得罪鲁隐公。 这种分析未尝没有原理, 可是, 军国大事非同儿戏, 鲁隐公因为一句气话就弃盟国于不顾, 这种行为本身也很令人怀疑: 他或许根本不想与郑国为敌, 只不过是缺少一个牵强的借口罢了?
要知道, 去年五国联军围攻郑国, 鲁隐公原来是不想参预的, 只不过是因为令郎翚自作主张出兵, 才将鲁国拉下了水。 因而, 鲁隐公的明知故问, 正是没事找事, 意在激怒宋国使者, 给他不派兵救援宋国提供一个借口。
寤生准确地抓住了矛盾的主要方面, 也遵守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原则: 卫国是去年进攻郑国的主谋之国, 宋国则与郑国有弗成和谐的矛盾, 寤生对这两个国家的态度非常明确, 那就是以牙还牙, 以眼还眼, 必然要打得他们满地找牙; 而对☂陈国、 鲁国等“帮闲” 国家, 他主要采取外交攻势, 争取化敌为友。
公元前717年, 寤生派了一位使者返回陈国, 指望与陈国改变敌对干系, 睦邻友爱。
没想到, 热脸贴上了冷屁股, 他的一番好意遭到陈桓公的断然拒绝。
陈桓公的弟弟令郎佗搓着手说: “远亲不如近邻。 郑国是咱们的邻居, 又没什么深仇大恨, 和郑国建树良好的外交干系, 对☂国家来说是坏事, 您应该允许郑伯才对。 ”
陈桓公瞪大了眼睛, 咬着牙说: “郑伯阴险狡猾, 为什么不去和宋、 卫讲和, 却来找咱们呢? 他的目的就是要挑拨离间。 如果咱们和郑国讲和, 宋、 卫两国一定不满。 为了郑国得罪宋国, 难道是坏事吗? ”
“愚蠢。 ” 令郎佗听了心想, 你哪里是怕得罪宋国, 恐怕照样怕得罪雒邑城中那位徒有其名的周天子吧!
寤生一颗红心, 两种准备。 得知陈桓公拒绝了和谈, 立刻命令部队入侵陈国。 战争的效果, 郑国再一次大获全胜, 从陈国掳获多量钱财物资, 陈国朝野上下震动。 没有经过太多的思想斗争, 陈桓公便改弦易辙, 被动担当了寤生的好意, 双方握手言和。 陈国派令郎佗返回郑国缔结盟约, 郑国也派大夫良佐返回陈国访问, 与陈国人举行了却盟典礼。
对☂寤生来说, 陈桓公的转变是在意料之中的事。 可是, 陈桓公的转变速度之快, 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意料。 同年冬天, 陈桓公被动要求将女儿嫁给郑国的世子忽, 在得到寤生的赞同后, 即速举办了订婚典礼。
第二年夏天, 世子忽到陈国迎娶了妻子妫氏。 也许是陈国人的急性子传染了这位郑国的担当人, 将新娘接回郑国之后, 尚未告祭祖先, 他就迫不及待地与她同房了。 此举在当时是非常失礼的, 相称于欺骗了列祖列宗。 可是寤生并不以为意, 在他看来, 婚姻不过是一种政治手段, 能够通过这桩婚姻为郑国捞到若干实际利益, 才是他最关心的题目。
软硬兼施拉拢陈国的同时, 郑庄公还从鲁隐公中止派兵增援宋国这件事上嗅出了宋、鲁两国之间暗藏的矛盾, 开始向鲁国示好。
鲁国和陈国弗成相提并论: 第一, 鲁国地域广宽, 人口众多, 非陈国能比, 也远超过郑国; 第二, 鲁国是一个有着特殊政治位置的国家。
前面说过, 鲁国是周朝初年周公旦的封地。 周公旦是周朝卿士政治的一座丰碑, 为了表彰周公旦的丰功伟绩, 周王室给予了鲁国有别于其他诸侯国的特殊政治待遇, 那就是“鲁有天子礼乐者, 以褒周公之德也。 ” ——鲁国虽然只是一个诸侯国, 可是能够享有天子的礼乐。 比如说, 诸侯的祖庙叫作大宫, 天子的祖庙叫作大庙, 而鲁国的祖庙也叫作大庙, 等同于天子; 举行祭祀的时辰, 天子使用八佾(yì) (六十四人) 的舞乐, 诸侯使用六佾(三十六人) 的舞乐, 而鲁侯用八佾, 也是等同于天子。
特殊的政治位置养成了鲁国人特殊的自豪感。 尤其是在进入春秋时期之后, 随着王室位置的下落, 周朝的礼乐制度也逐渐崩溃, 中原大地上普遍出现了“礼崩乐坏” 的局面,唯独鲁国一直较好地坚持了正统的周礼, 保存了完备的周朝文明典籍, 成为当时首屈一指的文明大国。 当时各国想要了解周朝的礼乐文明, 不是跑到雒邑去请教王室官员, 而是跑到曲阜去问鲁国的典礼官、 史官。 所谓“周礼尽在鲁矣” , 可以说是那个年代的人们对鲁国文明的由衷惊叹, 这也为鲁国在各诸侯国中博患有广泛的尊敬。
寤生心里明白, 应付陈国如许的国家, 用胡萝卜加大棒就能迫使其屈服; 而应付鲁国, 不仅不宜使用武力, 就算是拉拢, 也要讲究策略。
为了和鲁国搞好干系, 寤生花费了一番心机, 而且下了很大血本。
自古以来, 中国的帝王都有祭祀泰山的传统, 周天子也不例外。 郑国的首任君主郑桓公在周宣王年间, 因为陪伴天子祭祀泰山, 在泰山相近获患有一块名叫“祊” 的封地, 作为其汤沐之邑——所谓汤沐之邑, 就是洗澡的处所。 按照商周时期的制度, 诸侯必须定期到王城来朝觐天子, 为了解决这些人洗澡的大题目, 同时也是为了体现天子对诸侯的体恤, 天子往往会在王畿内划出一小块封地给诸侯, 称之为“汤沐邑” 。 天子去泰山祭祀,诸侯如果跟随助祭, 也有可能在泰山相近获封“汤沐邑” , 作为住宿和斋戒沐浴的场合。
到了郑庄公寤生的年代, 祊仍然是郑国的领地, 只是管理起来有点困难。 要知道, 郑国地处而今的河南, 而祊在今天的山东省境内, 靠近鲁国边界。 对☂郑国而言, 祊其实是一块“飞地” 。
可巧的是, 由于历史的起因, 鲁国也有一块“飞地” , 而且靠近郑国的边界, 叫作许田。 早在周成王年代, 为了加强对原商朝贵族的控制, 王室就开始经营雒邑, 并且故意将京城从镐京东迁至雒邑。 于是, 周成王将雒邑相近的许田赏赐给了周公旦, 作为他朝见天子的汤沐邑。 因而, 许田历来是鲁国的领地, 在许田还有周公庙, 供人们祭祀周公。
公元前717年, 寤生派人到鲁国访问, 对鲁隐公提出了一个建议: 以郑国的祊交换鲁国的许田, 郑国摒弃对泰山的祭祀, 转而在许田祭祀鲁国的先祖周公。
祊和许田面积相仿, 又都是飞地, 这笔买卖看似很公允, 实际上却对鲁国更有利。
首先, 祭祀泰山是天子的专利, 陪伴天子祭祀泰山, 乃是诸侯的荣幸, 可以说是一种非同寻常的政治待遇。 而今郑国将助祭泰山的特权转让给了鲁国, 是土地买卖之外, 又给鲁国人送了一份政治厚礼。
其次, 孔夫子曾经说过: “非其而祭之, 谄也! ” 鬼等于祖先, 一个人如果祭祀别人的祖先, 就是谄媚。 而今寤生被动要求在许田祭祀周公, 无非是为了讨好鲁国人, 餍足他们以周公为荣的民族自尊心。
鲁隐公做作能够体会郑庄公的用心良苦, 直爽地允许了郑国的建议, 赞同买卖土地。
可是, 他没有想到, 寤生的大手笔还在背面。
据史料记载, 公元前715年三月, 郑国大夫宛返回鲁国, 向鲁国交割了祊的地图、 户籍等资料, 并于数天之后正式将祊移交给鲁国管理。
办完这些手续, 宛就回郑国了。
他好像忘记了这是一笔买卖, 没有向鲁国人提起要求接管许田的只字片言。
换而言之, 祊已经酿成了鲁国的领地, 许田仍然是鲁国的领地。
送礼有很多种送法, 最拙劣的送法是让人收了礼, 又不感觉是担当了行贿。 鲁隐公不露声色地将这份厚礼纳入囊中, 打心底对寤生产生了好感。
通过一系列的军事和外交手段, 寤生打击了卫国、 宋国, 拉拢了陈国, 获患有鲁国的好感, 当年针对郑国建树起来的国际同盟, 根基上就宣告瓦解了。
可是, 寤生还有一块心病未除, 那就是居住在雒邑城中的周桓王。
公元前717年, 周王左卿士、 郑伯寤生来到雒邑朝觐天子周桓王。 这时距祭足领军取温之麦、 成周之禾, 已经整整三年了。
《左传》 记载: “郑伯如周, 始朝桓王也。 ” 也就是说, 这是自周桓王即位以来, 寤生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到雒邑朝觐周桓王。
寤生朝觐天子, 当然不是因为良心发现, 而是想进一步扩大外交阵线的后果, 通过改良与王室的干系, 为郑国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。 直接地说, 他不指望王室在国际事务中站到自己的对立面, 暗中支持一些小国与郑国为敌, 他更指望将王室把持在自己手中,让“周王卿士” 这块金字招牌更有说服力, 使他得以在“大义名分” 上压倒竞争对手。 他要达到的目的就是: 你宋国打我郑国, 是侵略, 将受到天下人的谴责; 我郑国打你宋国,是“奉天讨罪” , 将受到天下人的支持。
寤生迟不来, 早不来, 为什么选择如许一个时辰来朝觐周桓王?
《左传》 在此事之前, 有一段记载: “京师来告饥, 公为之请籴于宋、 卫、 齐、 郑,礼也。 ”
《左传》 是鲁国的《左传》 , 这里的“公” 就是鲁隐公。 这段看似不相干的记录告诉咱们, 那一年王畿的收成很不好, 闹了饥荒。 可是周天子出于体面思量, 不好意思亲自向各国开口要求买粮, 所以“京师来告饥” (天子本人没有发话, 而是表示臣下以公家名义向各国求援) 。 鲁隐公体贴天子的难处, 发动各诸侯国紧急援助王室。 鲁国的史官当然没有忘记表扬他, 所以说了一句: “礼也。 ”
寤生敏锐地意识到, 这是排除他和王室之间宿怨的最佳时机, 他即速程返回雒邑朝觐天子, 开展粮食外交。 按照他的想法, 天子虽然和他积怨颇深, 可是而今正处于缺粮的困境之下, 腰杆子一定不硬, 只需他多说几句好话, 赔个不是, 再被动提出将郑国的粮食平价卖到王畿, 天子也应该消气了。
没想到, 老谋深算的郑庄公这回又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。 《左传》 记载, 这次朝觐很不愉快, 主要起因是“王不礼焉” 。
周桓王怎么不礼了? 在一本名为《东周列国志》 的小说中有记载:
天子: 你家去年的收成怎么样啊?
寤生: 托您的福, 去年风调雨顺, 粮食满仓。
天子: 那太好了, 温的麦、 成周的禾, 本年我可以留着自己吃了。
会见到此不欢而散。 周桓王不仅没有担当寤生送来的粮食, 反而在临其它时辰, 勒紧裤腰带, 咬紧牙关送了他十车黍米, 说: “聊以备郑国饥荒之用。 ”
周桓王的意思是, 下次郑国再闹饥荒, 求求你也别派人来割麦夺禾, 我这已经提前给你备好了。
辅政大臣周公黑肩对此很担心, 他对周桓王说: “王室东迁的时辰, 郑国是出过力的。 虽然郑伯做过一些对不起您的事, 但那都是小事, 这次他既然来朝觐, 您就应该好好招待他, 其它诸侯看了, 感觉您气量非凡, 会随之而来。 而今事情闹成如许, 郑伯不会再来啦! ”
周桓王不屑道: “不来就不来, 不稀罕。 ”
寤生碰了一鼻子灰。
周桓王一不做, 二不休, 干脆旧事重提, 于公元前715年任命虢公忌父担任了王室的右卿士。
回首起来, 这已经是忌父第三次获得卿士提名了。 第一次提名, 是周平王活着的时辰, 寤生得知消息, 气势汹汹地跑到雒邑来问罪, 效果导致周郑交质。 第二次提名, 是周桓王刚即位的时辰, 寤生派人割了王室的麦禾, 效果导致周郑交恶。 这一次任命忌父为卿士, 是在寤生碰了一鼻子灰之后。 这对☂寤生来说, 可谓双重打击。
王室上下都战战兢兢, 不知道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。
又是一个没想到。 寤生不仅安之若素, 还于同年八月, 以王室卿士的身份, 引导齐僖公到雒邑朝觐了天子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咱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相关内容推举
野史秘闻最新文章
菁华推举
热门图文